200年前德国製图大师施蒂勒的地图:钓鱼台归划在琉球框线内



今年3月,日本外务省网页正式上传西元196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所绘尖阁群岛地图,作日本主权补证之一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随即扬言:「可以找出一百张、甚至一千张明确标注钓鱼岛属于中国的地图。」

我研究钓鱼台史已四年,知道千百张都会是什幺样的图。等了半年,中国方面迟迟没有声音,这裏先拿出两张来给诸位看吧。

200年前德国製图大师施蒂勒的地图:钓鱼台归划在琉球框线内
图1:西元1887年, China,收于Stanford’s London atlas of Universal Geography(伦敦史丹福氏世界地理图册)。澳洲国家图书馆藏,收藏号MAP Ra 186. Part 67。
200年前德国製图大师施蒂勒的地图:钓鱼台归划在琉球框线内
图2:西元1868年,China Korea und Japan,收于Stielers Hand Atlas(施蒂勒世界图册),今录自いしゐのぞむ着《尖阁反驳マニュアル百题》,原版藏东京大学。

这两张图在钓鱼台西侧各划一条界线,清楚显示钓鱼台属于琉球。图2是施蒂勒(Stieler)1868年的地图,是首版,其后每两三年就重刊一次,重刊版本是较多人所知,首版则较少流传,而关于首版所绘界线是我首度提出,今年6月《产经新闻》也曾予以报导。

1868年适逢明治维新,日本人直到1895年才把钓鱼台编入国土,欧洲人早在明治维新时就先划归,至于为什幺,须上溯历史、看年表:

1750年之前,钓鱼台和宫古石垣群岛无法分辨,统称Reyes Magos。 1751年,法国宋君荣神父(Gaubil)从北京寄《琉球录》往巴黎。此后欧洲人明确认识钓鱼台,写作「Tiao-yu-su」(钓鱼屿)。 1787年,法国航海家拉彼鲁兹(La Pérouse)到达钓鱼台,认为属于琉球。 1797年,拉彼鲁兹游记印行,有附录地图。 1800年,德国施蒂勒绘製中国地图,採用拉彼鲁兹讯息。无琉球专栏。 1804年,施蒂勒绘製中国地图,始设琉球专栏,将钓鱼台与琉球同色。 1868年,明治维新,施蒂勒世界图册首次在钓鱼台西侧划一条界线。 1887年,英国史丹福氏(Stanford)所製地图在钓鱼台西侧划一条界线。 1895年 日本政府将钓鱼台编入国土。

年表中的1787年,法国航海家拉彼鲁兹远航东亚,留下一本着名的游记《Voyage de La Pérouse》(拉彼鲁兹航海录)。当时,他从台湾岛南端沿东岸向北航行,进入琉球海域时写下一句:「福尔摩沙之东所有岛屿的首府是大琉球。」

数日后到达钓鱼台,测绘岛形,为目前所知的欧洲人首例,然后向北离开,写下另一句:「现在离开琉球群岛。」

两句话千钧之重,是将钓鱼台明确归入琉球国管辖之中,惜未广泛引起钓鱼台专家注意。此为拉彼鲁兹总结了前此两百年欧洲人在中国东海航行的经验,加上目睹之谈,才得有此。

拉彼鲁兹为什幺会这幺认为,虽然是个谜,但在鄙着《尖阁反驳マニュアル百题》之中已作探讨,今摘要如下:

以下本稿将要专谈拉彼鲁兹以后产生的迴响。

西元1804年,德国製图大师施蒂勒(Stieler)的地图(图3),是将钓鱼台划归琉球框线中,是东亚地图中的创例,在此之前,从来没有人发现。

200年前德国製图大师施蒂勒的地图:钓鱼台归划在琉球框线内
图3:1804,H.F.A. Stieler(施蒂勒),Charte von China,いしゐのぞむ藏。

看了此图,读者或许会质疑,是否是因框线为方形,无法将钓鱼台排除在外吗?很遗憾,决不是。

首先我们必须了解一下欧洲人认知东亚海域的过程。西元16世纪,葡萄牙人最早进入东亚,以澳门为基地,17世纪,荷兰人开闢新土,由雅加达转向澎湖、台湾。西班牙人则从吕宋来,沿台湾岛东岸北上,佔据鸡笼。

在此年代,认知钓鱼台都是比较模糊的,多数和宫古石垣群岛混在一起。到18世纪,琉球早已在日本海禁下,欧洲人无法进入境内,当时是由法国宋君荣(Gaubil)神父把汉文《琉球志》译成法文,从北京寄到巴黎,首次包含了明确的钓鱼台地理讯息。

而当法国拉彼鲁兹周游太平洋时,在琉球附近海域使用的就是宋君荣的地图。在此过程中,德国人一直没机会参与,施蒂勒只得根据法国人提供的讯息绘製地图,标题「Charte」(地图,例如图3)就是法文,不是德文的「Karte」。

观此史势即知,施蒂勒绘製琉球专框时,必然是使用宋君荣及拉彼鲁兹的报告。宋君荣的地图已普及50年,而拉彼鲁兹的报告则是1797年才刚刊行的最新讯息。

而在1804年施蒂勒地图中,有八个迹象显示该图根据是拉彼鲁兹的报告而製,而此讯息来源因而决定施蒂勒认为钓鱼台属琉球的原因。现在把八个迹象逐一剖解如下:

一、图中颜色表示政治划分,钓鱼台涂成黄颜色(图4),与琉球相同,台湾、福建则是粉红色,不同于钓鱼台。这不是随意的,因琉球框线中,右上方还包括一部份萨摩国(鹿儿岛),也涂成粉红色,表示不属于琉球。依同样标準,钓鱼台也可以涂粉红色,来表示它属于台湾、福建。或者不涂颜色,表示它是无主地。施蒂勒的讯息来源只有一个:「福尔摩沙之东所有岛屿的首府是大琉球。」于此,首府(capital)是政治词彙,不只是自然地理。

200年前德国製图大师施蒂勒的地图:钓鱼台归划在琉球框线内
图4:1804,H.F.A. Stieler "Charte von China",琉球专栏,いしゐのぞむ藏。
200年前德国製图大师施蒂勒的地图:钓鱼台归划在琉球框线内
西元1804年施蒂勒地图中的颜色代表了政治区分,不代表国家主权的区分,琉球和钓鱼台相隣而同色同框,推测为相同政治区分,这是施蒂勒个人见解,有历史意义,没有国际法意义。1804,H.F.A. Stieler(施蒂勒),Charte von China全图。

二、拉彼鲁兹「福尔摩沙之东所有岛屿的首府是大琉球」一语,是拉彼鲁兹自己的认知。他虽然参考了宋君荣的叙述,但宋君荣原书没有此句,说明施蒂勒的政治划分来自拉彼鲁兹,不来自别人。

三、拉彼鲁兹沿台湾岛东岸北上,到达琉球的「Kumi」岛,认为是琉球西南七八个群岛的最西端。然而在宋君荣系统的地图中,「Kumi」岛(即日文「古见」山)位于与那国岛的东边(图5上),施蒂勒却把它移到与那国岛的西边(图5下)。讯息来源显然是拉彼鲁兹。

200年前德国製图大师施蒂勒的地图:钓鱼台归划在琉球框线内
图5:(上)1794,d’Anville(唐维尔)"The Empire of China"(支那帝邦), 宋君荣系统,Kumi岛在东。 www.davidrumsey.com no.2310070(下)1804,Stieler(施蒂勒) “Charte von China",いしゐのぞむ藏。Kumi岛在西。

四、拉彼鲁兹到达钓鱼台时说,「宋君荣神父的地图中,钓鱼台太南,今将纬度实测,却宜微北。」现在看宋君荣系统的地图中,的确把钓鱼台放得太南(图6上),而施蒂勒则比较靠北,相形之下彭佳屿微南(图6下),显然根据拉彼鲁兹的报告而校正过。

200年前德国製图大师施蒂勒的地图:钓鱼台归划在琉球框线内
图6:(上)1794,d’Anville(唐维尔)"The Empire of China",宋君荣系统,钓鱼台太南。www.davidrumsey.com,no.2310070(下)1804,Stieler(施蒂勒) “Charte von China",いしゐのぞむ藏。钓鱼台微北。

五、宋君荣系统的地图,钓鱼台列岛中各岛都是单个的(图6上),拉彼鲁兹则把钓鱼台及附近的南北小岛各作群岛来描述。施蒂勒也把钓鱼台及南北小岛各绘作群岛(图6下),恪守拉彼鲁兹的实地纪录。

六、宋君荣系统的地图,是把台湾北方三岛中的彭佳屿画得靠近东边一些,离钓鱼台较近,离台湾岛较远(图6上)。施蒂勒依此也把彭佳屿画在琉球框线中(图6下),且根据「福尔摩沙之东所有岛屿的首府是大琉球」一语,涂上黄颜色,属于琉球。这固然不符史实,但宋君荣以下一系列的地图中,彭佳屿都靠东,给人印象就属于琉球,施蒂勒是遵循成例。

至于拉彼鲁兹,游记首版编者注脚说:「宋君荣图中,钓鱼台、南北小岛、彭佳屿三者互相等距,唯独彭佳屿未为拉彼鲁兹所目睹,不知何故。」

施蒂勒据此,把彭佳屿画得西面些,距离钓鱼台较远(图6下),意在配合编者注脚。虽靠西,而未越出琉球框线,看得出他综合宋君荣和拉彼鲁兹的叙述,审慎釐定彭佳屿及钓鱼台的位置,不敢粗心大意。

七、拉彼鲁兹航行澎湖群岛之南,忽逢海底有一带暗沙,即现今所称「台湾堆」,以好渔场着称。拉彼鲁兹游记说:「前此海图都没有记载此处暗沙,不知道暗沙有无尽头。」他大概没看过早期荷兰人绘製周密的澎湖、台湾地图。现代人很容易看到荷兰人科伊伦第二(Keulen II)的着名福尔摩沙地图中,便有绘载「台湾堆」的範围(图7)。

拉彼鲁兹所绘地图中,暗沙形状迥异于科伊伦(图8上),并在暗沙边注云「暗沙不知尽头」。施蒂勒继承了拉彼鲁兹所绘形状及所加注文(图8下),务期克肖。我们由台湾堆的绘法,知道钓鱼台亦必绘製严谨。

200年前德国製图大师施蒂勒的地图:钓鱼台归划在琉球框线内
图7:1753,Johannes van Keulen II(科伊伦二世),"De Nieuwe Groote Ligtende Zee-Fakkel"(海炬新耀)www.geheugenvannederland.nl,电子收藏号NESA01:K06-1350。
200年前德国製图大师施蒂勒的地图:钓鱼台归划在琉球框线内
图8:(上)1797,La Pérouse(拉彼鲁兹),www.davidrumsey.com,no. 3355043,"Carte des decouvertes, faites en 1787 dans les mers de Chine et de Tartarie"(西暦1787年支那鞑靼海域检探图),澎湖及台湾堆。(下)1804,Stieler(施蒂勒) “Charte von China",澎湖及台湾堆。いしゐのぞむ藏。

八、拉彼鲁兹的报告中,琉球二字写作「Likeu」、「Likeuyo」、「Liqueo」。在他以前,各本地誌只有「Lek」、「Liq」开头的写法,唯独拉彼鲁兹有「Lik」开头。施蒂勒1804年图的标题有「Likejo」出现(图9),可知来源是拉彼鲁兹。

这里还须注意,琉球标题下有一句「处于福尔摩沙和日本之间」(zwischen Formosa und Iapan)。地图总标题虽是「China」,但另设琉球专栏的目的,表示它是清国和日本中间的一邦。

200年前德国製图大师施蒂勒的地图:钓鱼台归划在琉球框线内
图9:1804,Stieler(施蒂勒), “Charte von China",琉球栏标题。いしゐのぞむ藏。

以上八个迹象,显示施蒂勒一丝不苟,根据前人的纪录判定钓鱼台属于琉球。

施蒂勒还有西元1817年、1822年、1826年的地图,均皆划分如此。直至1868年,施蒂勒图册终于在钓鱼台西侧划一条界线(图2)。其后史丹福(图1)等数家所製地图相继倣此,成为惯例。

最后提醒一下。有人说钓鱼台的拉丁字「Tiao-yu-su」是清国官话,显示钓鱼台属于清国。这种说法未必正确。清国官话还用在琉球专栏中的「Na-pa-kiang」(那覇港)、「Tai-ping-shan」(太平山,即宫古岛)等地,不仅钓鱼台而已。

延伸阅读:

首幅标注钓鱼台列屿之欧洲古地图 The Inconvenient Truth Behind the Diaoyu/Senkaku Islands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

  • 热门文章
编辑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