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大师白先勇 致力发扬崑曲艺术



图为白先勇系列作品(Photo from Flicker CC by茶壶 周)

「写作是希望将人类心灵中无言的痛苦转化成文字。」──白先勇。

从《寂寞的十七岁》、《台北人》、《纽约客》到《孽子》,异乡人、同志族群、社会边缘人,这群被视为主流之外的书中主角们,他们命运的灰黯沧桑来自长期受欺压、身心俱不得安顿的流亡心境,失根情怀的书写力道历久不衰,白先勇的文字总也不老。

白先勇是北伐抗战名将白崇禧之子,台大外文系毕业后,与大学同学欧阳子、陈若曦、王文兴等人共同创办了《现代文学》杂誌,后赴美留学,取得艺术创作硕士学位,在加州大学东亚语言文化系任教,1994年退休。

他曾说:「回报时代,回报父母,为父母那个时代谱一曲挽歌。」《台北人》是为了父母与他们身处的那个忧患重重的时代,而2012年编着的《父亲与民国──白崇禧将军身影集》,则是那一整个时代的缩影。

《父亲与民国》分成上下两册,上部《戎马生涯》涵盖北伐、抗战、抗战胜利与国共内战,到1949年为止,记录白崇禧前半生的军政生活;下部《台湾岁月》则记录白崇禧在台十七年的生活与家人生活照。白先勇表示,父亲在他心中是位毕生为国为民的英雄,但是历史许多形势不是父亲个人能挽回,这部作品的出版,纪念父亲是主要目的,同时也还原诸多历史真相。

白先勇近年致力复兴崑曲艺术,他自述与崑曲的不解之缘结于10岁时的观戏经验。当时,他随家人在上海美琪大戏院欣赏梅兰芳演出的《游园惊梦》,儘管听不太懂,却对〈皂罗袍〉那段音乐与梅兰芳翩翩舞姿印象深刻,「那婉丽妩媚的旋律就像唱碟般,时常在我脑海中转呀转,简直就像烙进去一般。」

1966年出版的小说《游园惊梦》即以崑曲为灵感,在文字中引入崑曲之美,书中人物的命运也与崑曲的兴衰结合在一起。1982年,同名改编的舞台剧《游园惊梦》在台演出,首度将崑曲带入现代舞台剧之中,是舞台剧史上的重大突破。

在自诩「崑迷」的白先勇眼中,崑曲是以歌与舞蹈的形式,将一首首抒情诗具体展演在舞台上。2004年起,他开始推动青春版《牡丹亭》,希望将传统与现代结合,唤起年轻一代的文化认同,演出场地遍及台湾、中国、美国、英国和希腊等地,佳评如潮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

  • 热门文章
编辑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