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作品必备的推理与悬疑——专访日本推理小说家:名邑十寸雄



文学作品必备的推理与悬疑——专访日本推理小说家:名邑十寸雄

试读连结

关于作家,最令人好奇的就是:那些故事灵感是从哪里得来的?对名邑先生来说,周遭日常生活中的经历与观察,就是他书写故事的来源。不过,对于「故事」与「主题」(theme),名邑先生可是坚持两者有一定的区别与定义。一个作家可以把看见的人事物写成「故事」,但是单有故事并不足以创造令人一再咀嚼的深刻和韵味;关键在于缺乏「主题」。一部作品的心脏是「主题」,所有的故事细节都是为了烘托、维持「主题」的存在;作家一旦决定了心中的「主题」,其他眼睛所及的风景,就成了铺陈用的「故事」,如此才能创造出深刻动人的作品。每天的所闻所见,仅是随风而逝的「故事」,等所有的感受不断累积成一个触动身心的「主题」时,就是名邑先生提笔写作的时候了。

名邑先生最欣赏的电影导演是黑泽明与小津安二郎。他表示:最好的作品并非以最难懂、雕琢华丽複杂的词藻所构成,而是以最平易近人的文字,让人读起来很普通,最后却能像小河流向大海那般,抵达丰富饱满又惊叹的宝藏地。

对于写作,名邑先生也有一种超然与宏观的见解。他说:「有为(故为)的写,是创作;不为(无为)的写,是发现。这就是平庸与杰作的差别。」名邑先生曾在30岁时,领悟到写作的终极精神:当你刻意去营造某种场景、创新某种语言的时候,读者必然会觉得「好厉害」,但是,说完后就没了,这个作品的生命也到了终点。可是,当你用生活常见的场景、平常的语言去写,却会奇妙地产生共鸣,甚至引发读者的认同,自己去发现「原来这样的情况是可能发生的啊」(即便那是作者用文字製造出来的假象)。这种共鸣就会像震波,一波又一波地涌上,最后把人载到震撼、感动的大海上。

关于《血文字の遗言》的写作历程,名邑先生有哪些话想要跟大家分享呢?

Readmoo Q(以下简称Q):《血文字の遗言》是一部超越推理小说的作品,到底有什幺特徵和魅力呢?
名邑 A(以下简称A):推理小说这个书类,本身就是一个奇怪的说法。好的文学作品,一定会含有推理的、悬疑的要素在里头。反观纯文学、大众文学、历史文学,也只不过是表面上的差异而已。文学上,有优良的和劣质的,有真的和假的,就是这样。古装剧跟现代剧也没有差别,若看起来有任何不同,肯定是表现手法太拙劣、不纯熟之故。

Q:书中含有台湾风景的描述,这点倒是令人印象深刻。您是如何决定作品的主题呢?
A:风景是因应故事动机与主题而存在。「主题」可指一段情节,也可说是想要表达的思想;我的作品主题属于后者,把思想与主题放在同等的位置上。相较于其他国家,台湾的风景瀰漫着一种独特的乡愁。而作品的主题则是自然而然产生的。探索与生存意义息息相关的生命体系,以及其循环构造,就是我对文学思想的命题。

Q:您好像很在意一件作品是否有「循环」这件事情?
A:对,我认为好的作品在结构上有完整的「循环圈」。当你从头到尾读完一部好的小说时,其实应当要有一种「回归到起点、源头」的感受,如此一来,这个作品的能量才是源源不绝、永续的。

Q:这部作品当中,让您最花费心思的是哪一部分呢?
A:最后的尾声最难写,那是小溪汇成河川、流入大海的瞬间啊。特别是老阿嬷的思想、行动力、长年沈默的理由、为了唤醒主角所安排的战争情节等等。其中,我觉得几乎不可能描写出来的,就是老阿嬷的超能力和她思维逻辑的根盘。

Q:听说这部小说是您与女儿一起创作出来的,具体而言是如何进行的呢?
A:我跟女儿说这是以右近的死作为结局的悲剧故事时,3岁的她马上不平地说「这不是 Happy Ending耶」。就因为这个原因,我把主角改成老阿嬷,把整本书重新改写了一遍。让小孩子懂得禅意,也是我的写作意图之一,所以我想这是好的修改。整个故事变得更有趣了。

Q:以绵密文体描写宏观的思想是您的写作风格,请问透过这部作品,您想向读者传达的是什幺观念呢?
A:与爱、正义、宗教、理论哲学都不一样的「正见」。我想让读者以直观的方式,正视人与人的竞争、战争中存在的人类核心意识,继而心生力量,阻止未来的战争、杀戮、不公平、以及无知的灾害。我想,这应该就是我称之为「思想」的东西吧。

Q:接下来,您会想以什幺样的主题来写作呢?
A:像是要如何保护孩子不受到灾害的伤害,或是,具体描写称得上有希望的未来;
我想要写出实际的方法和关係到人心的根本思想。

延伸阅读: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

  • 热门文章
编辑推荐